说有害,太沈重––我支持Uber在台湾的经营

2020-08-06 469次浏览 673个评论
说有害,太沈重––我支持Uber在台湾的经营

翟本乔先生发表了他对 Uber 在台湾经营的想法,他表示,基于是否是共享经济,是否是共乘,是否减少闲置资源,是否增加就业,是否增加国家 GDP,是否交税,是否有保险,支持度高不高等面向来评论,认为 Uber 对台湾有害。翟先生的说法没有说服我,我的意见如下:

1. UBER 的确不是共享经济,也不是共乘。翟先生说:「德国法国等等国家已经明确表示 Uber 不是他们国家要推广的共享经济。」对于共享经济和共乘,我们应该,或可以鼓励,Uber 不是共享经济或共乘,但也没有要「国家」来推广。毕竟是否该鼓励与是否该禁止有很大差距。

2. 是否减少闲置资源,是否增加就业,也不是禁止 Uber 经营的理由。有些事业的兴盛,甚至增加了闲置资源,减少了就业。例如产业自动化。工厂设立一条自动化生产线,可能要减少 100 个员工。我们不会从这两个角度,来限制新公司的设立。

3. 虽然是否增加国家 GDP 也不是让企业经营能否经营的判决标準,但如果每一趟 Uber 的搭乘价格较一般计程车高(特别是扣除 20% UBER 的收费后),那 Uber 司机多出来的所得将对社会产生更多消费,透过乘数效果,这对 GDP 是有帮助的。

4. 有关税收,其实台湾的计程车司机基本上本来就不用缴税。除了免徵营业税和营利事业所得税外,计程车司机个人所得是以营业额的 2% 来计算个人收入,当计程车司机每年的营业额到每年 600 万时,核算所得才 12 万,这是达不到个人综合所得税起徵标準的,实际上对计程车司机是徵收不到税的。

同时 UBER 司机不能享受政府对计程车的各种补贴,例如每公升两元的油价的补贴和免燃料税及牌照税,由此角度,Uber 司机是多交税,而非少交税。所以从政府收支的角度,每一台 Uber 营运车辆,都比既有的计程车对社会的税收贡献更大。

至于 Uber 公司收到的 20% 收入是否在台湾交税问题,和未在台湾设立分支据点,或在台湾设立分支地点但移转利润到国外的所有国内外网路交易公司都一样。目前的确可能收不到。但我们在没收到国际网路经营商的税以前,不是一直让他们经营吗?真正要收税,从信用卡刷卡的金流端也可取得应负税资料,端看政府想不想,愿不愿意去做。因此税,并不适合做为禁止 Uber 在台湾经营的理由。

5. 关于 Uber 是否有保险的问题(虽然我不确定 Uber 有没有保险,但我先假设它没有) ,我认为政府如果愿意,可以强制它保险,保障的金额必须比照现有计程车。依照翟先生文中所述,Uber 在台湾已经有分公司,那幺就有了要求购买保险的单位,不买保险,赔偿请求单位就是 Uber 台湾分公司。这完全是政府可以做的事情。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如果保险是绝对议题,那幺符合翟先生前头所提出的共享、共乘等原则,与保险问题冲突时,又该如何解决?大陆另一种打车服务叫”拼车”,媒合一般驾驶人与需要的客户,让开私人汽车上下班时的一般人提供多余车位分享,透过网路找到共乘者(客户)。这种拼车行为符合了共享共乘的原则,明显不符合交税、保险的要求,我们要禁止这种行为吗?

我支持 Uber 的核心理由,其实是尊重消费者的选择。

Uber 提供的服务价格高于现有的计程车,在交通尖峰时段的价格可能高达现有计程车价的两倍。那幺,消费者为什幺愿意选择花较高的代价来取得 Uber 的服务呢?答案很简单:有需要。

市场的行为都出于人性,有需求,有供给,就会让双方达成交易。如果 Uber 提供的服务不好,那幺这个服务在台湾就会自然消失,不需要去管理它。如果市场有足够大的需求者,愿意付比一般出租车更高的价格使用 Uber 代步,他们的权利应该被尊重。

禁止 Uber 在台湾的经营,不仅限制了 Uber,更剥夺了愿意搭查 Uber 的一般消费者的权利与选择机会。政府可以对民众宣导 Uber 没有合适保险,搭乘 Uber 如果出事,后果要乘客自己负责;但不是让政府替人民做出哪个服务较好的决定后,限制只有他认为较好的服务商可以营运。说到底,我个人对于大政府的恐惧,远高于 Uber 没有保险,万一出事后的处理。

欢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说有害,太沈重––我支持Uber在台湾的经营
说有害,太沈重––我支持Uber在台湾的经营